阅读历史 |

第248章 心魔【感谢金主霸霸「刘子源lzy」连续月票支持!】(1 / 2)

加入书签

酒意渐渐上涌。

苏苏感觉头有些晕,站起身走到书桌旁,想在有靠背的椅子上靠会儿。

一低头,看见桌子上摊开放着一篇文章,她便随手捏起观看。

刚看两行,她就火烧了似的松开,连退数步退回饭桌前——这是当年长枫被庄学究夸过的文章!

苏苏,或者说墨兰,她吓得猛喝了两杯热酒压惊,心中大骇:“这里怎么会有三哥哥的文章?”

她觉得呼吸困难,干脆摘下闱帽,张着嘴猛烈吸气。

正在此时,窗上突然出现一个人影,方正挺拔,像长枫又像盛纮,墨兰失声惊叫:“谁!”

那个人影却发出齐衡的声音,道:“宝贝找不着了,我去外头寻一下,苏苏姑娘多等会儿我,不要出来乱跑,免得我回来寻不到你!”

墨兰慌乱地戴回闱帽,一边急声道:“不不,公子,别找了!”她希望齐衡赶紧回来,最好直接带她离开这里。

屋外人却是等不及她,转身走了。

墨兰几步上前开门去追,被在门口不远处站岗的两个护卫拦了回来:“娘子,这里是将军府,不得随意走动。”

他们把墨兰重新请回屋里,关上房门。

这时天色更暗了几分,桌上用来热菜的短烛也已尽数熄灭,整个房间灰扑扑阴沉沉的,偷着一股子鬼魅。

墨兰重新开门,对门口的护卫说:“太暗了,我需要烛火。”

一个护卫上前把她重新关回房里,道:“小人这就吩咐人去取。娘子别再随意开门了,免得被将军夫人看到,又惹她生气。”说完直接从外把门给拴上了。

这下子,墨兰再没法自己开门出去。

她彻底放弃挣扎,老实地坐回凳子上。

只是,此时,她看这屋里的一切都觉得心慌,仿佛长枫的影子随时会从某个角落里窜出来,质问她,为什么要烧死自己的亲哥哥。

墨兰又喝了几口酒,强迫自己冷静:“什么怪力乱神的,都是骗人的把戏!”

她壮起胆子走向书桌,重新拿起那篇文章细看。

字迹是齐衡的,文末用蝇头小楷写着“默佳作”“忆故友”等字样,原来是齐衡思念长枫,才把他昔日的文章默写出来凭吊。

墨兰自觉破除心中大贼,几乎是自我安慰的放声道:“我就说,哪里有那么神神叨叨的事。”

她平复心绪,重新坐回书桌前,摘下闱帽提笔写诗,想等齐衡回来让他鉴赏。

正全神贯注之际,屋外忽然传来声音:“烧死我了!烧死我了!”

声音又急又脆,像小孩子捏着鼻子在叫。

墨兰捏着笔的手一抖,在雪白的纸面画下一道漆黑长横。

“为什么要烧我!为什么要烧我!”

那声音叫得好生凄厉。

“妹妹!妹妹!不要啊妹妹!”

墨兰吓得“啊”的大叫一声,丢掉笔墨,奔到房门前去推:“快开门!闹鬼了!快开门!”

屋外全无动静。

墨兰大叫:“放我出去!你们要是不放我出去,我让将军杀了你们!”

那个小孩子的声音却是跟着喊:“杀了你们!杀了你们!”

墨兰捂着耳朵狂吼:“走开走开!救命啊!走水啦!”

那个声音喊:“妹妹!妹妹!不要啊!”

墨兰在屋内横冲直撞,可是每个窗户都被锁死了。

她吓得魂飞魄散,朝着屏风后面的软榻奔去,想躲进被子里。

可掀开帷幔的一瞬间,她呆住了,里头居然挂着一身男子的衣袍——和长枫生前所穿一模一样的衣袍!

而那个孩子般的声音继续叫道:“为什么要烧我!为什么要烧我!”

墨兰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狂暴,她大吼一声:“因为你该死!”

她胡乱撕扯那身衣袍,嘴里疯狂尖叫:“你该死你该死!你背叛了我和阿娘!你帮葳蕤轩的贱人害我!你该死!盛长枫!”

“烧死我了!烧死我了!”

“对,就是要烧死你!我要你在那漆黑的江上死无全尸!从此再不能把我按在地上折辱!”

“妹妹!妹妹!不要啊!”

“你也知道求饶?嗯?你也知道求饶?那当初我和阿娘苦苦求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放手?你为什么不帮我?你为什么要眼睁睁地看我嫁给山野村夫!盛长枫,你该死!你该死!”

她一边骂一边把榻上的被褥衣物全都扯到地上。

“你出来啊!出来啊!不是要报仇吗?你出来啊!躲着算什么本事!你是个男人就出来啊!!!”

她去拉扯软榻旁的帷幔,又去推倒屏风,等重新来到饭桌前,看到长枫位置所对的那副干净碗筷,她大笑起来:“叫你吃!叫你吃!”便把所有杯盘酒菜通通扫落在地,接着去砸书桌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