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133. 说到做到 冯家小姐还真是个有性格的人……(1 / 2)

加入书签

江诺以前生活的环境,要买到颜色鲜艳的衣服是很难的,且基本没有人穿过于鲜艳的衣服,一方面是买不到布料,另一方面也因为深色衣服更适合干活。

诗月身上穿着的这套,这样的颜色她以前也没见过。

但她以为既然是后世丢掉的衣服,在这时候哪怕值钱,却也不会太值钱,谁想到她还是低估了这些衣服的价值。

客人们的目光落在诗月身上时,徐冰清却看着江诺:“上回见你,你也穿着这身衣服,我能问一问,你这衣服洗过多少回吗?”

江诺低头,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这衣服也是她之前捡到的其中一身。

面对徐冰清的问题,她有些疑惑,却还是如实回答:“洗过多回了。”

“果然,”徐冰清恍然大悟,“你身上的穿着,若是寻常,自然不会引起重视,但若是旁人知晓你身上的衣服常洗不褪色,恐怕同样愿意出高价购买。”

江诺看向她。

徐冰清继续道:“如今衣物染色并不稀奇,想要染出鲜艳的颜色同样不稀奇,但染料昂贵,也极易褪色,所以若是真正的显贵,并不会反复穿同一件衣服,毕竟若染料褪色,衣服便没有那么好看了。”

江诺表示惊讶:“那衣服就不要了?”

徐冰清点头。

江诺皱眉:“这样说来,岂不是浪费。”

“对他们来说,将银两花在穿衣上,比穿着褪色的旧衣出门,会更好一些,”徐冰清的目光落在诗月身上的衣服上,“不然丢了家族的脸面,那才不好。”

“那在衣服上得花多少钱啊?”江诺感慨,她这段时间时不时捡后世的垃圾,总觉得后世不少人浪费。

谁曾想到这时候许多人要比后世人更加浪费,衣服居然只穿一次。

徐冰清微笑:“倒也不是所有衣服都只穿衣服,贴身的里衣不会,还有,若是衣服固色好,也能多穿几回,只不过颜色鲜艳的衣服更容易褪色,才不愿多穿。”

“只穿一回,衣服不会真的丢掉吧?是不是还能有别的用处?”江诺问道,她想着或许大户人家也会跟后世一样,能对衣服重复利用。

“可不只是染料问题,那些上好的衣服,用料也极好,唯一的问题就是不能清洗,一旦清洗,颜色褪色问题只是其次,重要的是衣服坏了,不能再穿。”徐冰清淡定道。

这么一说,也意味着那些衣服几乎不可能有重复利用的可能。

江诺心里觉得浪费,想说些什么,可话到嘴边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放心吧,”徐冰清看出她的心思,劝慰道,“若有能用的,私下必定有人想法子,染料、丝线,都能处理,只是不可能见到原先那件衣服罢了。”

这么一说,江诺心里好受多了。

“只要不是彻底失去用处,便是一桩好事。”江诺认真道。

说到这里,楼上又有人出现。

江诺这次一共拿来三套衣服,款式、布料以及颜色都各不相同,只不过这三套衣服都各有共同点,那就是衣裙都是渐变色的。

也是这三套衣裙的出现,让在楼里的客人看向江诺的目光更热切了一些。

这样的眼神,江诺不是不了解,只是她确实无能为力。

毕竟这些衣服都是她捡来的,不管是衣服的染色方法,还是布料,她都没有额外多的,要让她用这个方法来挣钱,那更是无能为力。

她若能赚这笔钱,自然是要赚的,不过如今没有机会罢了。

又过了一会儿,楼里多了一些客人。

客人们交了钱进门,却不再盯着墙面的时钟看,而是看着正在跳舞的诗月,时不时还有鼓掌声响起,不知不觉,就多了几分做生意的模样。

二楼,几人站在一起说话。

江诺从楼梯上楼,听到她们的询问。

“我们待会儿也要表演吗?”

“这要看你们自己,若是你们愿意,可以表演,不愿意也没关系,”江诺说道,“时间可以短一些,未必时时都要有表演,每次可以以半小时为限。”

“我愿意,我可以弹琴。”

“画画可以吗?我可以站在台子上画画。”

“可以坐着,只要把画板立起来即可,也不用太好,能看就行。”江诺说道,她觉得在台子上表演画画也不是完全不行。

底下的诗月还在跳舞。

好像是在干活,但从她的表情中可以看出,她是喜欢跳舞的,也希望自己的舞蹈能被人认可,一直到现在,她的脸上都带着笑容。

回过头,江诺看向几人:“台子就摆在那里,你们可以去表演任何自己擅长的,只要你们开心就好。”

她的话音落下,几人大喜,立即笑盈盈道谢。

“多谢东家。”

“东家你真好。”

“东家,我想去耍剑,可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