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救不救呢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这是给我的吗?”江诺欣喜地看着摆在她面前的糕点。

“当然,后日我再请你吃饭,”彭加楠说道,“你身体瘦弱,该多吃点。”

“谢谢三哥,不过有糕点就可以了,吃饭的话……”江诺看着装在盘子漂亮的糕点,有些不好意思道。

“都约好了,就在品鲜阁,后日你不用做事,到时候一定要出来吃饭,知道吗?”彭加楠强调道,“你要知道,这顿饭对我而言真的不算什么。”

“好吧,那我到时候一定去。”江诺说道。

彭加楠离开之后,她伸手拿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。

糕点软绵,一放进嘴里她就感觉到了瞬间化开的口感,对比她手上的全麦吐司,味道真的要好很多。

只不过全麦吐司稀罕,才觉得特别些。

这一日果真没有下雨,码头上的工作也一切顺利,江诺认真将手上要记的账目记完,到了下工的时候,又拿到了她今天的15文工钱。

下工之后,她特意四处逛了逛,打算晚些回去,这样将毛巾交给郑大婶的时候,便不会觉得突兀。

街上在卖的东西有许多,小孩用的拨浪鼓、各种木制的竹编的工具,锅碗瓢盆,还有许多吃食等等。

江诺一边走一边心动,主要是她现在住的地方确实缺不少东西。

可算算手头的铜钱,又实在舍不得花钱。

一直到路过专门卖盐的铺子,她才迈步走了进去。

“要二两粗盐。”

“二两粗盐2文钱,”铺子里的人用纸包了点粗盐,递给江诺,“收好了。”

“多谢。”江诺收了盐,放进怀里。

这里的盐没有她原先吃过的那么好,但价格还算合适,一斤粗盐是16文钱,差不多是一两粗盐1文钱,只要省着点吃,这二两粗盐能吃好几顿。

她这几天也了解过这地方的情况,并不是她熟知的朝代,但物价方面,相对还算合理。

比如从粗盐这种每个人都少不了的食物元素,价格就不会太贵,虽然一斤要16文,但也不会拿着粗盐当饭吃,用着很省。

相对的,如果是精细些的粮食,像是面粉那种,价格会高很多,一斤面粉要20文钱。

她挣的钱不算太多,但好在她只有自己要养活,跟那些拖家带口的人家比起来,要好上很多。

“这个瓶子多少钱?”江诺的目光停留在一旁摊位桌子上摆着的小瓶子。

这个瓶子并不算太精致,甚至上面也什么花纹,但她却觉得挺好,如果价格合适,可以买回去装粗盐。

葫芦状的小瓶子,高度只有她的手掌那么高,一手就能握住,但好歹是个能盖上盖的瓶子。

“15文。”摊主头也不抬地说道。

“这么贵啊。”江诺小声开口。

摊主依然没有抬头,只是应了声:“嗯。”

江诺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,不敢去碰这个瓶子,生怕自己一不留神,就把这个小瓶子碰碎了。

15文钱她也出得起,但……还是用纸包着粗盐吧,能省一点算一点。

她离开这个卖瓶子的地方,又往前走了走,看到前头卖布料的铺子门口挂着的牌子。

棉布:1尺15文

帛:1尺18文

普通绢:1尺30文

江诺定定地看了会儿价格,以她现在的身形,做一身衣服也要差不多十几尺布料,哪怕选择棉布,一身衣服也要花将近200文。

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这衣服倒是宽大,但也实在是费钱。

这要是花钱买了布料,她日后的吃用怕是要为难。

她手上倒是有这个钱,但实在是花不起。

因为走了另一条路的缘故,她回去的时候路过了日常打水的地方,结果发现寻常趾高气扬看水的男人正颓然坐在边上。

边上有路过的人,实在忍不住的,便会上前多说一句:“准备准备吧,怕是不远了,让孩子好好过最后的日子。”

江诺往前走了几步,还是下意识回头,看着男人一动不动,跟边上探出头来的人询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孩子不行了,”探出头来看的人也是热心的,摇了摇头,“当娘的没奶水,小孩只能喝米汤,那孩子本来就弱,那点米汤也不济事啊,人也想办法四处找人喂,可这附近刚生过孩子的,又恰巧都没什么奶水,他倒是去远处借了几回,但总不能一直这样。”

“别的东西不能吃吗?”江诺问道。

“才刚出生的孩子,除了奶水还能吃什么?照我说,那孩子现在这么弱,长不大也很正常,还不如早早准备,忙过累过还是养不活才是最难过的。”说完这句,这人就回了屋里去。

江诺站在原地想了想,最终还是走上前去。

“你真的要辛苦养孩子吗?”她问道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