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1706章 打的是友军(1 / 4)

加入书签

两支兵力相近的骑兵队突然打了照面,在犹豫片刻后都选择直接作战。

一时间贝孔骑士也顾不得眼前的家伙到底的什么人,既然他们出现在欧塞尔城附近,恐怕就是欧塞尔的军队。

麦西亚联军已经进入欧塞尔伯国有几日,万一有逃得快的村民将消息传抵大城,城内守军排成一组骑兵勘察情况也犹未可知。

与此同时,奉命武装侦查的雅罗波克所部也有相似的认知。罗斯骑兵五百余号人在过去的十多天里一直在欧塞尔伯国肆虐,被兄弟们烧毁的村子说不定有五十个了,可是大家始终未遭遇明确抵抗。

就算据说是比较弱的特鲁瓦伯国,当地小贵族还拼命抵抗来着,虽然打得不好,那也是纠集大量战士抵抗过了。

贝孔骑士按照传统的骑兵战术,对付敌方骑兵就再不能使用半回旋战术,全队兵马排成梭子型阵,骑矛直挺挺地对着前方。他们不会将矛抓得很牢靠,只要矛头触碰敌人身子,以马匹的冲击力,估计那矛头就该扎进去,很多时候就算有锁子甲也无法阻止被矛头洞穿的结果。

贝孔不愧为身经百战,他和兄弟们冲锋之际全部压低身子,如此骑兵对冲的一瞬间,己方有就很大概率躲过敌人的第一波攻击。

但骑兵互冲仅有一次,接着便是马队搅在一切,接着就是比拼谁的防具更好,谁更善于马上搏杀了。

怎料他们所识别的敌人压

根不想发生搏斗。

却说雅罗波克和他的战友们,大家从遥远的新罗斯堡一路骑马走来,期间已经打过太多场战役。上次骑兵对冲还是什么时候来着?好像是在库尔兰与当地的首领发生过骑兵作战。

在进入法兰克后,今日终于见识到正规的法兰克骑兵作战了。

上次与法兰克骑兵交手还是在四年前,现在兄弟们已然更加强大。

一番口哨招呼,雅罗波克的八十名战友兵分两路。他们假意与敌人对冲,在快要接触的时候突然分开。

“现在!射击!”雅罗波克一声令下,他与位于左侧的兄弟们纷纷向右手边率先射箭。

射击角度虽不佳,破甲箭距离较远,那些锥形箭镞还是纷纷击中敌人身子。

贝孔大吃一惊,因为自己持矛的右臂居然中了一箭,箭簇被铁环阻挡,只有一部分扎进皮肉。即便如此,他突然吃痛不由手掌松脱,骑矛干脆掉了下去。

他慌忙地回头一瞧,心碎的看到居然有部下不慎坠马,更糟心的是还被马镫挂住了脚,一番挣脱后整个人是掉在草地上,并结结实实地翻滚一番。

最凶险的攻击来自于右侧的罗斯骑兵,他们以非常舒服的角度射箭。但因为贝孔骑士所部是以冲击战术狂奔来着,高卢马的短距加速度惊人,对付速度过快的目标,罗斯骑兵本可做到箭簇打脸,现在就只能凭运气了。

即便如此也有箭矢阴差阳错击中了一

些骑兵的脖子,法兰克风格的战士始终缺乏对脖颈的保护,箭簇击穿动脉静脉,更有甚者直接被打断了颈骨当场阵亡。

仅仅是第一回合,贝孔骑士并未伤及神秘骑兵分毫,己方却有十人坠马生死未卜。

这里面可是有二十个与自己同生共死十年的老兄弟呐!

贝孔的冲锋好似铁锤暴打奈何扑了个空,他与兄弟们在一边奋力整队,稍稍平复一下焦躁与惶恐,闻讯兄弟们检查自身的情况,这才意识到竟然有老战友已经坠马。

另一方面,雅罗波克完成毫无损伤的第一轮射击,他迅速整队意欲再战。

他算是看出来了,敌人至多装备了骑矛与剑,丝毫没有射箭能力。敌人虽然都有锁子甲,显然敌人甲胄太单薄,破甲箭终于用

在最合适它的敌人身上。

“有伤亡吗?”他问。

各十人队互相报了一下,大家全都平安。

“很好。兄弟们,咱们算是遇到硬茬了。要是刚刚我们被他们撞上,怕是很多人要被他们的矛戳死。”现在想来,雅罗波克脑补一番骑兵互冲的场面,倘若罗斯骑兵以那样的战术作战,怕是成功抵达法兰克就只有一半兄弟了。

在贝孔一方,他为损失了手下悲愤至极。因为已经有效忠于麦西亚王的骑士可能已经阵亡,问题变得棘手,如果不能消灭眼前的神秘敌人,自己如何向大王汇报?

再者,贝孔也是第一次打这种离奇的仗。

他想

了想,凭借着自己往昔的经验赶紧调整战术。看起来敌人根本就是不愿意直接搏杀,既然如此自己就把队伍分散开。

二十个骑士各有一些扈从,已经有骑士阵亡,剩下的兄弟都听从贝孔老大的决意。

遂在另一方的雅罗波克看来,敌人居然开始分散扩展成横队。

“他们是要干什么?还是要和我们对冲?”

刚刚自问一番,只见那边的骑兵果然开始了第二轮冲锋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